首页>manbetx客户端2.0下载>要闻
上岛了 就是一辈子
——记“最美奋斗者”上川岛气象站站长杨万基
来源:中国气象报 日期:2019年09月26日08:02

  “最美奋斗者”表彰大会9月25日上午在京举行,张富清等278名个人、西安交通大学“西迁人”爱国奋斗先进群体等22个集体被授予“最美奋斗者”称号。广东省江门台山市上川岛气象站站长杨万基作为“最美奋斗者”接受表彰。

  中国气象报记者 杨群娜 管勇 胥金林

  广东,是我国受台风影响最严重的省份之一。距陆地约10海里的广东上川岛,则是南海近陆海域监测台风要地。

  自然之力塑造了上川岛“南海碧波出芙蓉”的原始美,也造就了它恶劣的气候条件。这里一年中平均50多天刮8级以上大风,暴雨、雷电灾害多发,每年有两三个台风吹袭。上川岛气象站,因其在气象监测中的重要地位,2014年被升格为国家基准气候站。

  在这个艰苦海岛上,有一群气象观测员,坚守在海岛之上,观云测雨不间断,为减小台风等气象灾害的影响默默付出。1981年进入上川岛气象站,杨万基从一个18岁的毛头小伙儿,成长为受人敬重的老站长;从零开始学习基础气象观测知识,到业务终炼得炉火纯青。38年以来,在条件艰苦、任务繁重的情况下,他不怕苦、不怕累,始终爱岗敬业、无私奉献,牢牢守护防灾减灾“第一道防线”。

  “在海岛上38年,我已属于这里”

  56岁的杨万基在南海北部的上川岛气象站干了大半辈子,头发都“退休”了一大半,他还乐呵呵地干在一线。

  1981年夏天,杨万基高中毕业时,正赶上气象站到学校招人。他学习成绩好,参加了考试,顺利考取上川岛气象站地面气象测报员岗位。

  上班第二天,杨万基就碰到了一件非常尴尬的事,洗澡洗到一半,没水了。与之相对的,他却经常被“洗澡”,因为一遇到台风、暴雨天气,办公室的瓦房屋顶就会漏水,一边编写报文,一边撑着伞,一份报文写下来,浑身都被淋透了。

  初出茅庐,对气象知识“一无所知”。老杨说,选了这一行,就得把它干好。他跟着师父,从零开始,学习包括温度、湿度、气压、降水等在内的基础气象观测知识。学得越深,越能感受到气象测报的乐趣。同一年,他便成了上川岛气象站里的一名地面气象测报员。

  “蛇多马路少,台风时常扰;飞鸟不做窝,人们不上岛。”这几句话说的就是当时的上川岛。相对于内陆,这里湿热、风大、蚊虫多、人少、交通不便、通信不畅、物资缺乏。怕苦、怕累、怕孤独,都干不了海岛上的地面气象测报员,当然,怕蛇也不行。“好多次在打开观测场的百叶箱,准备进行气象要素观测时,突然窜出一条蛇来。想要顺利开展观测工作,还要学会和蛇斗智斗勇。”老杨说。

  由于工作出色,1995年,杨万基被任命为上川岛气象站站长。随着市场经济改革风潮涌动,气象站不少人不愿原地苦熬,选择“下海”。上川岛气象站原本18人的气象队伍,到上世纪90年代初只剩下6人,但6个人的团队持续了整整20年。这20年中, 6个人每天24小时轮流值班,承担着8次观测、8次发报以及每小时台风报、重要天气报的繁重任务。

  曾有人劝老杨离开海岛,他坦言自己确实心动过,可当看到贴在桌角的排班表,他总是想:我要是走了,明天甚至连值班的人都没有了。最终,他坚定了留在海岛的决心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,扎根上川岛气象站,是他的活法。2018年,他入选了“中国好人榜”。

台风影响期间,杨万基和同事冒雨进行观测。梁兴文 摄

  “吹不吹进海里没有关系,最重要的是第一时间上报数据”

  “气象测报要及时准确,早测、迟测、误报、缺报都不可以。”老杨聊家常,和颜悦色;但说起业务,就变得很严肃。

  老杨翻出上川岛气象站厚厚的气象记录年报表,用手抚摸着工整记录的数据说:“这容不得一点马虎,数据都要写进气象历史的。”

  气象测报需要24小时值班。天气好的时候,每隔3小时测报一次,遇到台风暴雨等恶劣天气,就要加密到每隔一小时测报,这也是最考验测报员的时候。

  “观测和上报都有严格的时间要求,即使在观测场淋个落汤鸡,回到值班室也得第一时间报数据。”老杨说,所有步骤都要掐着时间做,早报、迟报几分钟,都可能影响后续业务流程。

  出现暴雨、冰雹、龙卷风等恶劣天气,要15分钟上报上级气象部门,形成重要天气专报。老杨说,很多时候吃饭都得竖着耳朵,听到雷声,丢下饭碗就往值班室跑。

  让老杨印象最深的天气事件是2018年的台风“山竹”和2008年的台风“黑格比”。台风“黑格比”影响期间,16级的狂风将观测场的不锈钢围栏掀翻,一个人在室外根本无法站立。为了在观测气象数据的同时不被大风吹跑,老杨将自己和其他两名观测员用麻绳捆在一起,坚持完成每小时测报一次的任务。从值班室到观测场只有不到30米的距离,他们顶着狂风用了近10分钟才走到。在受台风“黑格比”影响的36个小时里,上川岛气象站的同志忙于应急,每人休息不足3个小时。观测场就在海边,在室外一不小心就会被大风刮进海里。可是,为了业务,老杨不能退。

  上川岛气象站又是国家基准气候站,为研究我国长期气候演变规律提供重要依据。每次台风期间的天气会商,上川岛气象站的风速、风向、气压等都是专家会商研判台风动向的重要依据。老杨和同事随时准备好接受中央气象台、省气象台专家的询问,不管是刮风下雨还是电闪雷鸣,都没有迟发、漏发过一份气象电报。上川岛气象站连续11年被评为“全省先进测报组”。

  随着上川岛旅游业的发展,从2006年起,上川岛气象站每天专门为川岛航线提供定点、定时的精细化风力、能见度、强对流天气的预报服务,既降低了客船在大风天气出行的安全隐患,又尽可能地增加往返次数,大大方便了两岸居民和游客的出行。

  2018年7月,上川岛持续出现8级以上的大风天气,航线停运,岛上滞留了7000多名旅客。从15日下午开始,老杨就和市气象台加密会商,并保持与山咀港务局沟通,逐小时发布海域的大风天气预报。16日下午,菲律宾以东洋面热带低压生成,天气形势非常复杂。经过多次会商分析,气象专家预计17日早晨到中午为复航的“窗口期”,老杨和同事经过一夜奋战提出精准复航时间。17日12时,滞留旅客加岛民共7000多人全部成功离岛。

  “气象科技日新月异,气象人的情怀始终不变”

  随着我国气象事业不断发展,上川岛气象站的基础设施和科技投入力度也在不断加大。2009年,上川岛气象站新建了海岛观测站。2014年,硬件再升级,中国气象局将其建设为国家基准气候站,实现了自动化观测。

  老杨说,以前24小时值班,站里6个人平均每人每月要值5个大夜班。实现自动化观测后,解放了人力,气象观测水平也得到提高。2018年,年近花甲的老杨又有了新的目标——协助中国气象局在上川岛建设一座全国最先进的试验性天气雷达。

  作为上川岛气象站的党支部书记,老杨常说,干一行就要爱一行、专一行,年轻人要学会耐得住寂寞,最忌好高骛远。

  由于上川岛没有高中,几年前老杨的妻子陪着儿子到台山市区读书了。周末不忙时,老杨才坐船去市区和妻儿团聚一下。上级领导体恤他,问他想不想调到市区工作?老杨说,算了吧,我要是离开上川岛,心里就空了,会觉得不放心。

  上川岛气象站对于老杨来说,早已不仅仅是一个工作的地方。他说:“会在这里一直干到退休。我守的并不只是一个海岛气象站,而是气象服务抵达的千千万万个家庭。一个人要活得有意义,生存得有价值,就不能光为自己而活,要用自己的力量为他人、为国家、为社会作出贡献。”

  “你的冷暖,在我心中。你若安好,便是晴天。”写在上川岛气象站门厅的两句话,道出了气象人的初心和使命。

  (来源:《中国气象报》2019年9月26日一版 责任编辑:张林)



图解 更多